香港正版挂牌

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正版挂牌 >

戏外小丈夫 是个靠谱青年

发布时间:2019-06-07

  相比《小丈夫》里叛逆、啃老、不靠谱,现实生活中的杨玏,却是与父母关系和谐的靠谱青年。杨玏与父亲杨立新的关系平等有爱,杨玏经常在自己微博中提及父亲,直接称呼“老杨”。对杨玏来说,作为“星二代”并无压力。

  法制晚报讯(记者 寿鹏寰)电视剧《小丈夫》昨晚在湖南卫视收官。杨玏在《小丈夫》中再次与俞飞鸿搭档演绎一段姐弟恋,逗趣表演将陆小贝的调皮与青春演绎得入木三分,完全区别于他以前的角色,赢得了观众的认可。

  昨日杨玏接受了《法制晚报》记者的专访,他坦言生活中的他与角色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但两人的相似点都是不排斥姐弟恋。

  相比《小丈夫》里叛逆、啃老、不靠谱,现实生活中的杨玏,却是与父母关系和谐的靠谱青年。杨玏与父亲杨立新的关系平等有爱,杨玏经常在自己微博中提及父亲,直接称呼“老杨”。对杨玏来说,作为“星二代”并无压力。

  在采访过杨玏后,《法制晚报》记者又专访了因与杨玏上演姐弟恋受到观众热议的俞飞鸿。对于姐弟恋,两人给出的答案惊人的相同——不排斥。

  杨玏:我和陆小贝还不是很像,我不会像陆小贝那样不计后果、那么极端,但陆小贝的内心非常善良,虽然经常做一些不靠谱的事儿,但他没有出于恶意伤害谁,不过一开始这样的人物设定也是为了后面变得更靠谱。

  我觉得自己更像赵康(《大丈夫》中的角色)。因为我对待感情的方式可能也是给人陪伴和温暖,但是陆小贝是敢爱敢恨,不管你喜不喜欢我,都要追你都要喜欢到底,直到我的坚持打动你。

  杨玏:这一次要更默契,因为《大丈夫》的时候,我的戏份不多,只有七十多场,当时我总是处在一个比较紧张、很有压力的状态,跟姐姐交流不多,但是这次拍《小丈夫》我和姐姐就彻底成为了朋友,更默契了。

  杨玏:我不会直接管飞鸿姐叫姐姐,但是和别人提起来的时候我会直接说姐姐怎么怎么样,《小丈夫》拍完之后我们还挺熟的,而且拍的时候她也很照顾我,我们两个更像是工作伙伴加上朋友的关系,虽然我们生活当中不会经常发信息,但是情分还是一直都在的。

  杨玏:现实生活中我没谈过姐弟恋,但拍过“大小丈夫”之后我一点都不排斥姐弟恋,如果现实生活中能有一个比自己大的另一半,很成熟,两个人都很独立,我觉得挺好的,感情这种事冷暖自知,每一对情侣都有自己的相处模式,只要自己舒服,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就没问题,就像我们的台词说的:性别都不是问题,年龄还是问题吗?

  杨玏:两个人待在一起舒服就好,不管两个人的家庭形态或者婚姻形态是什么样的,只要两个人相爱就是最大的运气和福气。我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儿可能会有点羞涩,我不会选择陆小贝这种追求女孩儿的方式,我可能会偏向赵康的方式,聊聊天儿啊,互相了解了解,我在这方面可能还是有些传统。

  杨玏:我爸妈没有对我成家这件事儿表现出特别着急的状态,虽然他们现在或多或少会不经意地流露出对小孩儿的喜欢,但我们没有过多地聊过这件事儿,我觉得他们对我这方面管得还是挺宽松的,而且我觉得他们不会特别地反对姐弟恋。

  杨玏:我还真不知道我爸看没看,因为我爸从来不会主动说看没看我的戏,但他有没有背着我看我不知道,我妈还会和我交流一下角色剧情什么的,但是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和我爸讨论过。

  杨玏:平时我爸从来不会夸我,也不会和我聊我演的戏,但有一次我印象很深刻,他看了《何以笙箫默》,我当时在上海拍戏,他给我发来一条微信,说演得不错,很注意细节,向你学习。当时我真的有点想哭了,我直接把那条微信收藏了。

  杨玏:星二代这事儿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压力,可能我更愿意把压力当成动力,这真的不是官方的答案,我最怕自己在生活工作当中给我父亲丢人,我觉得要用更高的要求来鞭策自己,因为可能在很多人看来我更多的时候不代表我自己,而是代表我爸。

  杨玏:在接戏的问题上,我和父亲交流得不多,我们两个在工作上的审美还挺不一样的,所以我不会过多地去问他,但如果我有需要他的指点或给我建议的事儿,他也会帮我解答,但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问过他。

  作为年度大戏之一,有着杨幂和黄轩加盟的《亲爱的翻译官》,今晚将接档《小丈夫》。

  近日,《亲爱的翻译官》独播网站乐视视频举行该剧超前看片会,并邀请两位主演张云龙和李溪芮现场助阵。

  《亲爱的翻译官》是国内首部关注翻译群体的电视剧,讲述了杨幂饰演的法语系硕士乔菲在黄轩出演的翻译天才程家阳的指导下,成长为高级翻译,两人也从欢喜冤家变成了互相扶持的亲密爱人的故事。

  杨玏:我对自己的状况挺满意的,因为我觉得演员这件事就是这样,你没办法给自己计划得太长,我也不是一个特别有计划的人,我觉得拍每个戏的时候对自己负责就行,觉得自己努力过,结果好坏真的无所谓,拿自己和别人比这件事儿是没有头的,标准都是别人设定的,你只要过了自己心里那个标准就可以。

  杨玏:能有一份能凭自己的力气膀子挣钱的工作,我觉得已经很知足了,如果大家说我演得好,或者说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演员,我就更高兴了,我觉得那就是对我最大的褒奖。

  压力不是来自于此,而是每次的工作中,每次遇到这种现实主义题材或者说生活剧,然后又是和前辈演员们拍对手戏,我觉得当然要给自己压力,没有压力是不对的,而且我觉得和他们一起演戏能够学到什么,对我来讲才是真正重要的。

  杨玏:舞台我也会去尝试,前年我爸在人艺复排《小井胡同》的时候赶上一个演员临时有事儿,最后我在临开演之前顶下那个角色演了几场,其实我四岁的时候演过《小井胡同》里面一个小朋友的角色,这么多年之后又以这样的形式登上了人艺的舞台,我觉得以后我还是会走上舞台的。

  法晚:《小丈夫》里姚澜这个角色,比你之前塑造过的很多人物,要泼辣刚烈很多。你觉得这个人物什么地方最吸引你?

  俞飞鸿:我觉得是整体各方面吧,首先是剧本有趣,有时候看剧本我会笑出声来,另外这个戏突出情感经历,主要讲爱情,不光有姐弟恋,也有黄昏恋,还有夫妻间的七年之痒。尤其是这个姐弟恋,不光有姐弟恋关系中旁人不大会碰到的矛盾冲突,还有年龄相仿的恋人也会碰到的问题,都加了进去。

  俞飞鸿:我不排斥姐弟恋,不在意年龄差距,我反而比较在意性格差异。就是说两个人有没有相同的价值观,性格搭不搭,陆小贝一开始的性格肯定不是我现实中喜欢的类型(笑)。人的成熟与否,和年龄无关,而是和他的性格,以及他有没有去思考有关。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思考,不去长进,活到多少岁都是不靠谱的。

  法晚:到了这个年纪依然“待字闺中”,是因为还没有遇到那个对的人吗?婚姻对你意味着什么?现在的状态是你向往的生活状态吗?

  俞飞鸿:待字闺中是个很陈旧的说法吧(笑)。有什么规定什么年纪该结婚什么年纪该单身呢?我觉得现在的女性还是应该比较独立和自由,生活方式是自己选择的,开心与否也只有自己知道。生命中有喜欢的人也不只是只有结婚这一种方式,相处的方式有各式各样的,每个人选择自己最舒服的方式,我觉得才是健康的生活。